href="/static/modules/cms/front/themes/ynfp/css/cebian.css" /> href="/static/modules/cms/front/themes/ynfp/css/vicepage.css" /> href="/static/video/video-js.css" rel="stylesheet">
今天是 2021年01月25日 云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开发办公室欢迎您

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

迪庆州香格里拉市三坝乡:盯贫中之贫 啃下硬骨头

发布日期: 2020-10-22

“50户”“128人”“0.711%”是一组香格里拉市三坝纳西族乡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未全部脱贫数据,与2015年的建档立卡贫困户1830户6883人相比,已经降低至很少,但这都是贫中之贫、困中之困,是最难啃的硬骨头。“在扶贫的路上,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家庭、丢下一个贫困群众。”今年,三坝乡聚焦“两不愁三保障”,聚力“组织先试、党员先行、群众受益”发展模式,一场轰轰烈烈的攻坚战正有序推进。

罗鲁都向过往车辆仔细解释道路情况

10月20日,地处三坝乡安南村的瓦厂村民小组烟雨蒙蒙,寒意渐浓。罗鲁都站在村口,不停指挥着过往车辆。打手势,车一停,他快步跑上前,“师傅,前方道路施工,请暂停,等候通行。”

下班后,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罗鲁都回到家,三两步跨进房间,迅速换下工作服,跑到宽敞干净地客厅,同记者唠起了家常。“媳妇患上严重疾病,孩子又要上学,家里靠种洋芋和燕麦过日子,遇到天灾,吃了上顿没下顿,生活不好过。”罗鲁都一边说,一边挥着手,眼角有些湿润。“吃的是洋芋,住的是木楞房,那时候,我看不到希望。”

罗鲁都从前住的木楞房

罗鲁都的希望不大:“妻子需要营养,孩子要长身体,能吃好点就行。”然而,仅靠他一个人打零工赚钱,根本无法实现对生活的向往。三坝纳西族乡打好组合拳、下好绣花功,精准施策尽锐出战决贫中之贫。罗鲁都当上生态护林员,每年有1万元,村里还安排他媳妇做保洁员,加上低保,每月收入1240元。“孩子上学免费,一学年享受高原农牧民补助3700元,上学不用愁。”罗鲁都挣的钱全用在媳妇看病,日子过得紧巴巴。

医保扶贫政策落地,让罗鲁都全家看到了希望。“医药费报90%,还有兜底保障,钱花得少了。”针对他家的情况,村里制定了“一户一方案”措施和防止致贫返贫保险政策。“在工作队和村两委的帮助下,我在家门当起道路保通员,每天100元,一年就有3万多元收入。”罗鲁都黑红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罗鲁都家的新房

“对因就业能力弱、家庭人口多、无劳力等因素可能导致收入达不到脱贫标准的重点户,我们合作社帮扶、安排公益性岗位等方式,及时跟进、动态管理,多措并举巩固提升收入。”瓦厂村民小组支部书记罗玉青告诉记者,聚焦“两不愁三保障”,以决战脱贫攻坚为抓手,责任到人、任务明确、一包到底,持续跟踪未脱贫贫困户的基本情况。

挪穷窝,斩穷根。罗鲁都所在的瓦厂安置点,易地搬迁户37户165人,同步搬迁户10户40人。尽管下着雨,院子的水泥地面湿滑,看着100多平方米的新房,罗鲁都激动地说:“从木楞房到小洋楼,这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。”如何让搬迁群众安心、放心、舒心,切实增强他们的获得感、幸福感和安全感,成为摆在三坝乡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三坝乡是迪庆藏族自治州唯一的以纳西族为主的民族乡,全乡纵向分布于横断山脉地带,海拔落差3796米。受制于交通、气候、环境以及社会发育程度等因素制约,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。为此,三坝乡不断优化产业结构,组织化优势不断显现,各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悄然发生变化,为乡村振兴打牢基础。

以罗鲁都为例,他家的4亩多土地,不再种植洋芋和燕麦,改种花椒和刺龙袍。“我家下个月就可以脱贫了,明年以每亩5000元计算,差不多又有2万多元的收成。”脱了贫,谈起生活前景,罗鲁都信心满满。截至6月,三坝乡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9000多元。“50户128人将于11月退出,全面小康不落下一个人。”三坝乡党委书记陈永平说。(云南网 张帆)

发布部门: 宣传信息处